内容浏览


毛泽东谈长征:要不是此人安排落脚点 不知走到哪里

“现在,我们红军从过去几十万人减为两万多人,要不是刘志丹帮我们安排好这个落脚点,我们不知要到哪里去呢!反正我不到外国去。”

 

延安时毛泽东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历史网,作者:佚名,原题为:《毛泽东在抗大讲党课》

抗大是毛泽东主席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亲自倡导和主持创办的一所专门为抗日战争储存、培养、输送军政干部的学府,是革命的大熔炉。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抗大创办9年,由最初的数百人,直至发展成为拥有12所分校、数万名学员,先后为各个抗日根据地输送了10万余优秀儿女。当时的抗大物资经费困难、设备简陋,教员也是很缺的。为了使教学正常进行,许多中央领导同志都充当义务教员。毛泽东就是其中一位。

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为抗大的创办倾注了满腔心血,给予了极大的关怀。抗大创办初期,主要课程都由中央领导同志担任。毛泽东讲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张闻天讲授中国革命基本问题;杨尚昆讲授各国论;李维汉讲授党的建设等。为了帮学员们适应时局转换,毛主席废寝忘食、不分昼夜地备课,给学员们讲政治形势、党的政策和《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他的演讲既高瞻远瞩,又细致入微,针对性强,分析问题精辟入理。

毛主席这些大“教授”非常平易近人,他们来讲课,既不兴师动众,也不戒备森严。有一次,毛主席等领导同志走进教室时,大家站起来热烈鼓掌。毛主席微笑着摆摆手,让学员们坐下。他先介绍了跟随他来的几位领导同志,然后说:“我今天帮你们请来几位教员,有洋的,也有土的,我就是土的一个。”当介绍到徐特立时,他说:“他不仅是你们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接着,他又说:“我们前一段时间,用两只脚走了两万五千里。孙悟空会腾云驾雾,一个跟头能翻十万八千里。我们不会腾云驾雾,也走了两万五千里。要是会腾云驾雾,就不晓得会走到哪里去了。现在,我们红军从过去几十万人减为两万多人,要不是刘志丹帮我们安排好这个落脚点,我们不知要到哪里去呢!反正我不到外国去。中国的地方大得很,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还有北方。当前,党中央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决定把反蒋抗日的口号改为逼蒋抗日,就是要逼蒋介石走抗日的道路。”

1936年12月12日,在抗大第一期学员即将毕业时,西安事变发生,中央决定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为了把学员和干部的思想统一到党的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上来,12月26日,即张学良释放蒋介石的第二天,毛主席又亲自来到抗大,给学员和中央机关干部作关于西安事变的报告。他说:在目前的形势下,杀了蒋介石,会使国内形势更加复杂和混乱,有利于日本帝国主义。何况杀了一个蒋介石,还会出现第二、第三个蒋介石。诸葛亮对孟获还搞七擒七纵,我们对蒋介石为什么不可以一擒一纵呢?他风趣地说:陕北毛驴很多,赶毛驴上山有三个办法:一拉、二推、三打。蒋介石是不愿抗战的,我们就用赶毛驴上山的办法拉他、推他,再不走就打他。这就是我们党“逼蒋抗日”的方针。学员们听了毛主席的报告,思想豁然开朗。后来,毛主席在抗大又讲了《实践论》、《矛盾论》和《论持久战》,使学员们受益匪浅。他讲课的内容,不是从抽象的哲学概念出发,而是从长征和抗战初期的现实实践开始,信手拈来的话题,深入浅出的阐释,高屋建瓴的结论,或嬉笑怒骂、当头棒喝,或循循善诱、通俗易懂。

有时候,毛泽东夜间工作时间太晚,第二天不能准时到学校上课,学员们就列队来到凤凰山下毛泽东住处的小院子里,席地而坐,聆听演讲,认真记录。随着奔赴延安的爱国青年越来越多,大家都想亲耳听听毛泽东的演讲或报告,于是就开设了露天大课堂。延安城里抗大的庭院里,清凉山下陕北公学门前的广场上,以及桥儿沟鲁艺的院子里,摆上一张小方桌,放一个装满热水的搪瓷缸子,毛泽东站在桌子旁边就开始演讲。说到激动之处,他往往双手叉腰,身体前后移动,甚至在台上来回走动,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牵动着听众们的心。(摘编自《实践》2015年第7期)

评论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