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老知青忆:插队时上山搂柴禾迷路 靠识途黄牛带回村

唉!幸亏有这几头牛啊,没有这些识途的黄牛,我们这些南辕北辙的知青,还真不知道得迷路转向到哪个村庄了!

 

知青 资料图

本文摘自:枫网,作者:佚名,原题:知青忆:山上搂柴禾迷路靠识途的黄牛带回村

插队时,很头痛的一件事就是烧柴。我们村没有煤炭,没有可以烧的木材,只能在秋天到山上搂柴禾。搂柴禾是苦差事,哪个知青也别想偷懒,都得自力更生轮流搂柴。一天早晨,我们村几个知青坐着马车,到十几里外去搂柴禾。天快黑了,好不容易觉得够一车了,一边装车一边赶紧套牛,可能是天太晚了,还是技术生疏,驾辕的牛怎样也套不上。一不当心,一头牛还自己开溜了,怎么也拉不回来。忘了是在谁的“命令”下,魏玲一人跟着牛先回村,我们继续装车、套牛……天都黑透了,车也没弄好。几头牛都不安分了,最终我们只好放弃了装车,赶着几头牛回村。

草场附近没有村庄,万籁俱寂,星星闪烁着挂在高高的天空,静静地照着我们这一群夜行人。牛也回家心切,走的还挺快,但就是不听我们的指挥,一个劲往偏离我们村的方向走。也不能让牛走丢了啊,我们和牛周旋起来,非让它们按照我们指挥的方向走。也不知折腾了多半天,一个知青突然喊到,“你们快看,北斗星怎么跑到西南边了?”“北斗星本来也不是在正北。”有谁自以为是地说…….最终拗不过任性的黄牛,只好先跟着它们走。我们都在想,这几头牛也不知要将我们带到哪个村?突然,我们远远地看到了有微弱的光亮闪动,又走近了一些,闪动的光亮好像是手电筒!听,好像有喊声,“嗨~!”“嗨~!”隐约的喊声有些熟悉,啊!是我们村的知青接我们来了!大家兴奋极了,高声回应着,“嗨~!”“嗨~!”喊声渐近,人群终于汇合了。虽然我们只和大家相隔不到一天,却像久别重逢一样激动。大家兴高采烈,沮丧的心情一扫而光。

还得说说先走的魏玲。汇合之后,我们就着急的问:“你们接着魏玲了吧?”“没有啊!我们看天太晚了,怕你们迷路,一路找来,没有见到魏玲啊?”大家又担心起来,我们这么多人都迷路了,她一个人又会到哪儿?原来,魏玲也迷路了,那头黄牛不听她的指挥,最终把她带到了一个村庄,她只好在黑暗中向一个老乡问路:“大叔,请问这是什么村啊?”可惜,“大叔”就是我们村的知青啊。以后男知青常常用此事取笑魏玲,而她也忿忿然:“他们不是也都迷路了吗?而且你们男知青也太差劲,居然让一个女生黑灯瞎火地自己赶一头牛走那么远的山路回村!那头牛又那么不听话,若不是想着集体的牛不能丢,我早就不管牛,自己回村了!”

唉!幸亏有这几头牛啊,没有这些识途的黄牛,我们这些南辕北辙的知青,还真不知道得迷路转向到哪个村庄了!

评论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