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叶剑英忆49年毛泽东面授机宜:没有给解放香港的任务

1949年8月初,叶剑英衔命南下之前,毛泽东数次召他去面授机宜。毛泽东谈了八个方面的问题,其中第八个问题涉及香港,就是“准备对付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干涉”的问题。

本文来源:《快乐老人报》2016年5月26日14版,作者:陈敦德,原题为:《“毛主席没有给解放香港的任务”》

眺望香港

深圳河北边缓缓行驶的军用吉普车里,有人正用军用望远镜隔河眺望香港。河的南边不远处有几栋建筑物楼前飘着米字旗;公路上行驶着英式扁头卡车;路边营地正在操练的英国海外雇佣军廓尔喀军团的队列前,一个黑人士兵正遭到白人长官的训斥……

五星红旗与米字旗对峙

车内是人民解放军两位高级将领。一位是叶剑英,中共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省长、省军区司令员;另一位是曾生,两广纵队司令员,广东战役南路军指挥员。1949年10月14日,解放军攻入并解放广州,退到深圳地区的国民党第一○九军第一五四师起义。10月17日,深圳和平解放。10月21日,中国九龙海关军事接管委员会顺利地接管了大权在英国人手中的九龙关。深圳河罗湖桥北头升起了五星红旗,与桥南头的米字旗相对峙。深圳解放后不久,叶剑英即在曾生陪同下,到深港边境视察。叶、曾两位将军都是客家人,他们用客家方言说话。

“不需要四野别的兵团配合,只靠我两广纵队,就足以解放香港!”曾生说。

“你不是不知道,我上次讲过,毛主席没有给我们解放香港的任务啊。”叶剑英说。

“自古深港同县,我小时到香港读书,后来又到香港搞工人运动,组织抗战!现在我们重兵压境,哇,不能过境解放老家的另一半!没有比此时此刻更难受的了!”原来,曾生,就是现在深圳市龙岗区坪山镇人,在人民解放军数百名战将中算唯一的“半个香港人”。

毛泽东向叶剑英面授机宜

在中国数千年封建社会中,深圳与香港同属一个县的辖区。明清300年,深港地区同属新安县,直到鸦片战争后英国强迫清政府“割让”“租借”香港、九龙、新界为止。民国二年(1913年),当局为避免与河南省新安县重名,广东新安县恢复晋唐年间的古名宝安。

叶剑英所说“毛主席没有给我们解放香港的任务”,是指毛泽东与中共中央的战略安排。叶剑英就任北平市第一任市长兼军管会主任刚刚半年,为了华南解放,中央任命他为新组建的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军区司令员和政委。1949年8月初,叶剑英衔命南下之前,毛泽东数次召他去面授机宜。毛泽东谈了八个方面的问题,其中第八个问题涉及香港,就是“准备对付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干涉”的问题。9月上旬,叶剑英到达江西省南部的古城赣州;此前,准备参加广东战役的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两广纵队等的负责人已经汇集到达。9月11日至19日,叶剑英在赣州城召开“商筹全局”的赣州军事会议,宣布组建中共华南分局,并运筹讨论即将开展的广东战役。

评论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