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故宫下藏着元朝皇宫 考古正在探秘紫禁城前世

 原标题:故宫下藏着元大内

隆宗门西遗址探沟北壁。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供图

“大殿宽广,足容六千人聚食而有余,房屋之多,可谓奇观。此宫壮丽富赡,世人布置之良,诚无逾于此者。顶上之瓦,皆红黄绿蓝及其他诸色,上涂以釉,光泽灿烂,犹如水晶,致使远处亦见此宫光辉。”元朝的皇宫,即元大内,在意大利人马可·波罗的书中令人神往,但这么多年来,考古学家几乎没有在紫禁城中找到任何关于它的蛛丝马迹。

日前,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发布一组考古成果,其中包括在故宫的隆宗门西发现元代地层及元大内建筑物遗存,立刻引发广泛关注。壮丽富赡的元大内是否就在现存的紫禁城之下?

元大都宫城位置和中轴线在哪儿,学界一直没有定论

故宫是元明清三代的皇宫,关于北京的许多秘密层层叠压在宫殿之下。

“元朝在北京的统治时间比较短,不过80多年。元大都至少2/3都已经被叠压在明清的北京城下,面貌不清。上个世纪60年代,北京城的城市考古开始之后,考古学家结合考古材料与古代的地图和文献,逐渐把元大都城墙的位置确定下来,并最终落在了地图上。”故宫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李季所说的考古学家,正是已故的徐苹芳先生。

徐苹芳先生还对北京城的其它元代遗址进行了考证,确立了元大都几个重要的坐标基点。比如北海公园,是元大都当时非常重要的中心区域,明清没有大动过。团城,至今仍保留有大量的元代遗迹。还有阜成门的白塔寺,据说是忽必烈亲自选址而建。

“但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那就是元代的宫城,也就是元大内在什么地方,它的中轴线和紫禁城的中轴线是否重合。虽然没有更多的考古证据,徐苹芳先生认为两者是重合的,从景山、地安门到钟鼓楼一线,动土时都有道路的痕迹。”李季说。

当然也有其它观点。目前主要有两说,一说认为元大内的中轴线要大大地往西,应该就在北海公园。还有的认为在北海与现在的中轴线两者之间,以故宫的断虹桥为点。因为断虹桥石头的栏板、雕刻的样式与元代非常相似,很多人认为是元代的原物,它可能是中轴线上的一座桥。但这些都是根据文献进行推测的,并没有什么考古的证据。

“这些年故宫一直都有动土,每一次动土也都有古建部的人在现场勘看记录,但之前在紫禁城范围内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的、可以确认的元代遗存。”李季说。

在紫禁城任何地方动土都是大事儿,考古只能随着一些刚性的基建走

紫禁城是世界文化遗产,72万平方米的面积内,在任何地方动土都是件大事儿。在故宫里做考古很难,重重叠叠的宫殿盖满了房子。上个世纪曾有人设想在故宫内做一个地下库房或者地下展厅,都被斩钉截铁地否决了。“可以说,一直以来大家都坚持着这样的保护理念,即故宫里的一砖一瓦都不得擅动。所以故宫的考古只能随着一些刚性的基建走,用最极限的面积收集最细致的信息,相当于在非常大的面积内做微创手术。”李季介绍。

故宫考古所成立后,寻求元代遗存成为重要的学术课题。故宫不允许大的动工,但配合“平安故宫”进行的一些刚性的管道工程一直在进行。本着对遗产最小干预的原则,消防管道、供水排水以及电缆工程一般走的都还是原来的路线,但即使如此,也得挖出原来的剖面,考古人员正好可以利用这些有限的剖面,好好研究,这次能够有所发现,也是非常幸运的事。

新发现的元代地层位于隆宗门西广场的北侧、内务司各司值房南侧。经考古发掘确定其层位关系由晚及早分别为清中期的砖铺地面和砖砌排水沟,明后期的墙、门道基址、铺砖地面、砖砌磉墩和明早期的建筑基槽,最下层的是素土夯筑层和夯土铺砖层基槽。

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夯土堆积层为一层夯土层一层铺砖层,层层叠压。夯土为深褐色黏土,大致平面分布,较致密,每层厚度不等。而素土夯土层,开口距地表1米,最深处距地表3米,为黄色绵沙土、褐色黏土和黄色细沙土,层层夯筑,大体呈平面或波状分布,有的夯层包含少量坚硬的料礓石块。考古工地执行领队徐华锋介绍:“从层位关系判断,夯土铺砖层建筑基槽、素土夯筑层为该遗址最早的一组堆积。夯土铺砖层堆积的土质土色、包含物、建筑工艺等与慈宁宫花园东院遗址的夯土夯砖层明显一致,可早到明代早期;而素土夯筑层出土的布纹瓦、琉璃瓦、黑釉、白釉瓷片等遗物具有明显的金元时代风格。按照考古发掘‘就晚不就早’的原则,根据地层关系和包含物可以初步推断夯土铺砖层建筑基槽和素土夯筑层的年代为元代。”

新发现相当于为元代遗存找到了样板,也有助于研究中轴线变迁

“这是非常难得的三叠层。非常纯净的一块土,绝对没有任何明初以后的遗物存在,金元的瓷片是经过陶瓷考古学家反复确认的。而且这肯定是一处与建筑有关的基址,有人工夯实的痕迹,显然是规划内的建筑,这给我们很大的信心,虽然下一步的走向并不清晰,但沿着这条线一定还会有发现。”李季说。

在前不久召开的专家论证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认为,这一发现在故宫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作用,对研究紫禁城元明清三代和北京城中轴线变迁,乃至紫禁城历史及中国古代建筑史均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李季最为兴奋的是,“此次考古相当于为元代遗存找到了样板。即使以后在两个大的宫殿间隙找到了上面没有叠压的、单独的地层出现,也有了辨认的可能性。”

“隆宗门以西的这处三叠层,具有惟一性,是学术研究和保护展示的重要遗存。我们正在委托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制定相关的保护规划,在这里设计出与故宫风格相和谐的保护性建筑,集中展示。”李季说,故宫一边发掘一边考虑,如何既不破坏故宫的景观,又能最大程度地向公众展示考古发掘成果,让大家知道在紫禁城的底下还有曾经的元大内。

新的考古发现必然引来新的观点。故宫的王子林研究员根据这些新发现,推测元大内中轴线应在目前的武英殿至慈宁宫一线。“通过对文献的梳理,我们知道,朱棣当燕王时,元大内并未毁掉,燕王府就改建于元大内之上。由燕王而为帝之后,永乐帝又将燕王府改建为西宫。决定迁都北京后,为了保存西宫的部分建筑,紫禁城的中轴线不得不东移,这样就摆脱了元大内中轴线的控制,按照南京紫禁城的规制进行设计和建造,形成统一的建筑风格。可以说武英殿至慈宁宫这一区域存在着巨大的想象空间,极有可能是元大内、燕王府和西宫的建筑基址。希望随着考古工作的继续,能有相关的印证。”

评论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