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来了怎么办?这是人类无法摆脱的原罪

 导语:人类一向以自身无与伦比的创造力而倍感自豪,但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毁灭力与我们的创造力不相上下,从远古的蒙昧时期便伴随着我们,直至今日。即便你从不杀戮任何动物,甚至从不乘坐任何车辆,可你的生活方式仍然产生着大量的碳排放,不仅用温室效应扼杀着陆地上的生物,也用酸化的海洋毁灭着水中的生物……

叶盛,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副研究员叶盛,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副研究员

  我想大多数人到自然博物馆,想看的就是古生物的化石,那些古生物现在去哪儿了呢?它们都已经灭绝了。如果把古生物灭绝事件,标在整个地球历史时间轴上的话,我们会发现,灭绝其实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而现实情况现在是怎样的呢?我们隔三岔五就能在新闻中听到某某物种灭绝这样的消息。这个比率已经远远高于地球历史上的平均水平。所以说我们处在一个大灭绝时代,而科学家们管这个叫做第六次物种大灭绝。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物种灭绝灾难呢?这就是我今天想跟大家探讨的问题。

  这幅照片是太平洋上的澳大利亚东海岸的大堡礁。

  就说这个大堡礁,它面临着一场危机。首先第一点它非常大,如果放到我们中国,能从北京一直延伸到广州。就是这么巨大的一片珊瑚礁,里面生活的物种不计其数。保守估计是数百万种,不保守估计是数千万种,所以科学家称之为海洋中的热带雨林。

  科学家已经预言了, 50年之后再也不会有大堡礁了。

  为什么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首先介绍一个概念给大家,叫做钙化者。什么叫钙化者?它指的是海洋中的一些植物和动物,它们能够把游离的钙离子和碳酸根离子结合在一起,形成不溶的碳酸钙,珊瑚就是一种钙化者,我们吃的螃蟹、虾、贝壳,它们都是钙化者。还有很多重要的钙化者是我们看不见的,比如下面这个美丽的生物,它的名字叫海蝴蝶,它生活在北极海洋中,而且是很多大型鱼类的重要食物来源。

海蝴蝶,翼足目,螔(yí)螺属海蝴蝶,翼足目,螔(yí)螺属

  今天我们让这只海蝴蝶穿越一下,穿越到2100年的海洋中,那么它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呢?它那透明的、坚固的外壳就会在45天之内变成软软的一团东西,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2100年的海洋和今天的海洋有什么区别?就是海洋酸化。二氧化碳融到海水中之后,就会形成碳酸,而碳酸在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平衡支撑之下,就会使得水体酸度上升。海洋酸化跟钙化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酸化的环境使得碳酸钙溶解掉。

  对于钙化者来说,这根本就是一场灾难。实验结果表明,当海洋的PH值达到7.8的时候,所有的海洋系统都会崩溃掉。

  7.8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们刚才提到2100年,为什么要去2100年?如果我们人类维持现在二氧化碳排放水平的话,到2094年的时候,全球海洋的表层水体,它的PH值都会达到7.8。

  那过去这个数值是多少呢,在1885年的时候这个数值是8.2,后来过了120年,到2005年的时候,这个数值略微下降了0.1,变成了8.1,可是在今后90年内这个数值将会下降0.3。如果大家对PH值稍微有点了解的话,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对数值。所以说现在整个海洋酸化速度以指数级上升的,情况是非常危急的。

  大家会说,这个二氧化碳肯定是人类工业文明排放的,有证据吗?当然有证据,这条曲线上显示的是公元前一个时期,包括公元后时期,整体的全球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变化。当人类出现之后——那条黄色的尾巴就是人类的杰作——二氧化碳水平一下提高了。

全球历史上二氧化碳排放情况全球历史上二氧化碳排放情况

  我们把大自然用了几亿年的时间才固定下来的碳,只用了200年的时间又重新排放到大气中。

工业革命,二氧化碳排放的拐点工业革命,二氧化碳排放的拐点

  这样的话海洋酸化最终会危害所有钙化者的生存。

  你可能会问钙化者消失就消失吧,有什么影响呢?看一下海洋中的所有生物形成的食物网,你会惊奇的发现,它最下面两三层几乎全都是钙化者。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所有钙化者都消失了,它上面这些海洋生物,这些大型鱼类同样不会存活。最顶级的捕食者是人类自己,如果物种灭绝真正影响钙化者的话,最终我们现在吃的海鲜可能都会从餐桌上消失。

  当然了,如果只是海洋生物的故事,可能跟我们陆地上生活的人距离稍微有那么点遥远。然而事情却没这么简单。

  这个可爱的小动物叫做巴拿马金蛙,它生活在中美洲地区。但是,如果现在你去中美洲旅游很难能够见到它,科学家估计,它已经在野外灭绝了,什么原因呢?目前最靠谱的一个理论认为,是一种真菌感染造成了一种感染病,使得它们全部灭绝了。

巴拿马金蛙巴拿马金蛙

  下面这个动物是一只蝙蝠,冬眠中的蝙蝠,你可能觉得它睡的很安稳,其实它已经病入膏肓了,你可以注意到它的鼻子上有一团白色粉末,那个也是真菌,这个病被称为白鼻病,现在在北美地区非常严重,几乎导致了北美地区相当多种类的蝙蝠已经濒临灭绝。

白鼻病蝙蝠白鼻病蝙蝠

  你可能觉得我说的是个案,不是这样的,现在整个物种灭绝情况非常严重。比如巴拿马金蛙所属的两栖类现在最严重,全球大概1/2两栖类物种,已经灭绝或者濒临灭绝。这个数字对于筑礁珊瑚,鲨与鳐,对于淡水软体动物来说是1/3。对于我们哺乳动物来说是1/4,爬行动物是1/5,对于鸟类是1/6。

  你可能问,什么原因造成这么大范围物种灭绝了?我们刚才说了海洋酸化,有温室效应,有乱砍乱伐,还有栖息地的破坏,栖息地碎片化,这些都会导致物种的灭绝。还有一些原因可能是大家一般不会想到的,比如全球旅行。刚才我们说的那只蝙蝠,这个白鼻病在美国出现,经过科学家研究发现,它其实最早发生在美国中部的一个洞穴,这个洞穴夏天的时候是一个旅游胜地,现在科学家认为很可能是其中一名游客,从另外一块大陆带了某一种真菌来了这个洞穴,最终它在整个北美地区传染开来导致蝙蝠的灭绝,几乎防不胜防。

  大家可能说了,灭绝就灭绝吧,不就是少吃几样海鲜吗!如果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实际物种灭绝可能会对环境带来巨大的反作用。我们看这片荒芜的大陆,澳大利亚。在史前时期,澳大利亚是像巴西一样被热带雨林覆盖着的,后来变成了一片荒漠。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

  什么原因导致的呢?有地质原因、气候原因,但是根据最新科学研究表明,很可能也有人类的原因,因为它从雨林变成荒漠的时间点,恰好是人类到达澳大利亚的时间点。人类去了之后,捕杀大型的食草动物,结果整个雨林里面很多死去的植物不断堆积,很容易引发火灾,随着一轮又一轮火灾洗礼,最后导致那些本来高大的乔木全都消失了,于是环境从雨林变成了荒漠。

  当然现在这还只是一种理论,还需要更多证据支持,但我们可以想见,物种的灭绝对于环境的反作用绝对不可以小视,它也许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但是长时间之后一定会影响到人类自身。

  大家可能注意到,人类对于这些食草动物的杀戮是在史前时期,好像我们人类天生来就喜欢毁灭其他的物种。的确是这样的,可能有人会说,我是环保主义者,我一不吃肉,二不杀生,我上下班全都走路去,不开车,物种灭绝跟我没有关系了吧。请问有谁没有带手机来吗?你不用电脑吗?肯定要使用,家中也都要用电。我们知道电子产品抛弃后有重金属污染,我们知道塑料从石油中来的,所有生产当中都用电能,电能现在很大程度仍旧依赖于煤炭的燃烧,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排放。其实我们只要活着,从在娘胎里就开始了为物种灭绝做出“贡献”,这是人类无法摆脱的原罪。

  我们该怎么办呢?

  凯撒大帝曾经说过一句话:“I came. I saw. I conquered。”——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

  如果是全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他会怎么说呢:“I came. I created. Idestroyed。”——我来了,我创造了,我毁灭了。

  的确,我们首先创造了,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是因为我们能够创造和使用工具,那这个创造能不能解决我们这个毁灭的宿命呢?我认为是可以的。在我看来,唯一的解决之道,仍旧是向前发展科技。

  这张图片来自于乔治克鲁尼去年主演的一部电影,《明日世界》。其实在我的理想中,未来世界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我们通过一些高科技手段,让我们人类的居住地极大程度的收缩,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把大面积陆地表面还给大自然,让它处于自然状态,让其中的生物能够好好繁衍生息下去,当然了,为了达到这一天,我们在技术上还需要跨越式的发展才可以。

《明日世界》剧照《明日世界》剧照

  如果未来人类能够做到我所说的,和其他生物和平共处的话,当他们回首来看我们现在这个时期——这个物种大灭绝的时代,他们会怎么说呢?

  “I came. I destroyed. Icreated。”我希望这句话有一天能够成真!

  注: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评论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