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海昏侯墓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 三星堆遗址再次落选

 

清代沉船,水下考古中水底发现的152毫米口径炮弹头

 

  清代沉船,水下考古中水底发现的152毫米口径炮弹头

 

内蒙古多伦,辽代贵妃家族墓中的玉佩

 

  内蒙古多伦,辽代贵妃家族墓中的玉佩

 

浙江余杭,高坝岗公岭断面显示的堆土结构

 

  浙江余杭,高坝岗公岭断面显示的堆土结构

 

江西南昌,海昏侯主椁室中的马蹄金、麒趾金及两盒金饼

 

  江西南昌,海昏侯主椁室中的马蹄金、麒趾金及两盒金饼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201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按时代排列)

  1 云南江川甘棠箐

  旧石器遗址

  2 江苏兴化、

  东台蒋庄遗址

  3 浙江余杭良渚

  古城外围大型水利工程的调查与发掘

  4 海南东南部

  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存

  5 陕西宝鸡

  周原遗址

  6 湖北大冶

  铜绿山四方塘遗址墓葬区

  7 江西南昌

  西汉海昏侯刘贺墓

  8 河南洛阳

  汉魏洛阳城太极殿遗址

  9 内蒙古多伦

  辽代贵妃家族墓葬

  10 辽宁“丹东一号”

  清代沉船(致远舰)

  水下考古调查

  新京报讯 (记者黄颖)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16日揭晓,除了海昏侯汉墓考古这张“网红脸”外,还有辽宁丹东致远舰水下考古、湖北大冶铜绿山遗址等入围,其中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围遗址已是第二次入选。

  与往年相同,今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也是经过初选和终评选出,终评在15日、16日两天举行,共有25个候选项目的考古相关负责人进行报告,再由评审投票确定最终名额。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刘庆柱是此次评审之一,他表示,今年入围中评会的25个项目都很重要,“可以说是一个‘丰年’”,有些难以取舍。

  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徐光冀则表示,“2015年考古界的好项目很多。一批项目填补了相关领域的空白。”

  在评审时,除了由专家评委会投票,还会结合其他因素取舍,比如要求考古发现在学术上有突破性意义,强调调查与发掘程序的规范性和科学性,鼓励新方法新技术的探索和应用,并强调发掘过程中及发掘后遗址、遗迹和出土文物的保护等。

  刘庆柱说,与往年相比,今年入选的10个项目的最大特征是时间跨度特别大,“上至100万年前的旧石器,下至清代致远舰”,他说,另一个特征则是反差很大,既有出土了大量金器的海昏侯墓,也有出土了很多劳动者墓葬的湖北大冶铜绿山遗址。

  另外,今年的考古项目不少都是早年的发现,以往做过多次发掘,有些遗址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发掘。考古项目的地域分布也更加均衡,入围省份更多。古代少数民族、边疆考古发掘仍占有一席之地。

  新发现1 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 海昏侯墓入选非因“网红脸”

  去年11月后,江西南昌海昏侯墓频频刷屏,这位家财万贯的神秘墓主人身份,最后被遗骸腰间一枚刻有“刘贺”字样的私印揭晓。

  昨日现场,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杨军在“2015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后,表示很“惊喜”,“毕竟这次入围的考古发现分量都很重。”

  “关键不是挖到了什么宝贝”,杨军说,而是对于认识历史带来的改变。

  接下来,海昏侯墓考古工作还要在青铜器保护、漆木、竹简等实验室考古方面做进一步探索,另外也要逐步确认5号墓主人身份。

  刘庆柱则表示,海昏侯墓是新的发现、发现最多、内涵最丰富、保存最完整、级别最复杂,墓葬出土的不同文物记载了刘贺的不同身份和经历,对于研究西汉列侯等级葬制具有重大价值,其重要性不可回避,评选时专家的意见较为一致。

  新发现2 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工程的调查与发现 良渚遗址两次入选因“太重要”

  今年的考古项目不少是“老项目新发现”,以往做过多次发掘,有些遗址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发掘。

  例如:四川广汉三星堆再次入围终评就遭到质疑,有网友说“三星堆都发现30年了,怎么还在参评?”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回答说,“堆主才不会告诉你我,堆才挖了千分之一”。

  不过,最终三年两次入围“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的四川广汉三星堆考古遗址依然未能入选“十大”。

  但良渚文化遗址却是第二次入围“十大考古新发现”。在2007年发现了良渚文明的都邑——良渚古城后,新近又确认古城外围存在一个规模宏大的水利系统,其年代距今约5000年,是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拦洪水坝系统。

  其实“良渚每次都有惊喜”,昨日,北大考古文博学院资深教授严文明说,如果不是非常重要,太过突出是不会让其入选的。

  他介绍,此次发现的是良渚文明遗址的一个大的水利工程,方圆几十平方公里,有高坝在山上把水挡住形成高水库,还有低坝在下面形成了底水库,还有引水渠等。

  这意味着这些堤坝挡了三层水,是一个水渠,“这个规模在世界上、这么早的时间独一无二”,严文明说,这个系统的水利工程,让人联想到了大禹治水的传说,“很多人怀疑,大禹是不是真的能治水?”

  但是良渚遗址的水利工程比大禹的时代还要早很多,说明大禹治水也不是空穴来风,意义自不待言。

  新发现3 内蒙古多伦辽代贵妃家族墓葬 墓志铭称先人是汉相萧何

  与同时参与终评的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相比,内蒙古多伦辽代贵妃家族墓葬显得不那么“知名”;而与一起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海昏侯汉墓考古和致远舰相比,这片贵妃家族墓葬也不那么为人所知。

  玄机藏在了墓志铭上,刘庆柱说,根据出土墓志铭记载,墓主人为辽圣宗妃,其家族在辽代九帝中共出过四位皇后,是辽代外戚最为显赫的一支。

  “墓志铭上还说,这位贵妃是萧太后,为兰陵人,萧何后人”,刘庆柱说,这是少数民族与汉族的联姻证明,恰恰说明我们多民族之间的友好。

  再加上墓志铭上还说耶律氏为汉室刘邦之后,“虽然是传说,但毕竟在(墓志铭)自己认了”,这就说明中古时代不同民族都对国家产生了认同。

  新发现4 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 “致远舰”见证日本侵华历史

  历史用什么证明?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的结果或许能提供一个答案,经过三个年度共四次的水下考古调查,在深达24米的海底找到一艘钢铁沉舰,并确认为清北洋水师的致远舰。

  水下发现沉舰整体受损严重,发现多处火烧迹象,从周边抛撒的钢板、木质船板、锅炉零件等物品,可推测发生过剧烈爆炸。

  另外,通过历次考古提取的文物,以及“致远”文字款识的定制餐具等,均可证明“丹东一号”即为在甲午海战中被击沉的致远舰。

  “在中国的领海有一艘中国的军舰被击沉了”,专家说,这显然不会是中国人做的,因此考古成果证明了当年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

评论互动